当前位置:首页 > 特色栏目 > 景点介绍

纪念塔

发布时间:2011-09-30 00:00  


       昆仑关战役纪念塔
纪念塔坐北朝南,塔高16米,为上中下3层结构,上层为3面,每面上端均刻有青天白日徽志,竖刻:陆军第五军昆仑关战役阵亡将士纪念塔,下署:杜聿明题。
纪念塔中层为六面造型,正南面有蒋中正题词:
碧血千秋
昆仑关战役阵亡纪念
国民党军委会常委、参谋总长、陆军一级上将何应钦在纪念塔中层右后侧题词:
气塞苍冥
国民党军委会常委、副参谋总长兼军训部部长、桂林行营主任、陆军二级上将、桂南会战总指挥白崇禧在纪念塔中层右侧撰写昆仑关纪战碑文,这位昆仑关战役总指挥写的碑文特别悲壮。
昆仑关战役阵亡将士纪念碑:
“昆仑关,位邕宁东北,在大明山中,扼邕宁赴湘黔之冲隘,
长约数十里,形势险要。宋狄武襄尝因以破依智高,而智高之失守邕州,弃广南,终穷蹙以死,自失关始。民国二十八年冬,倭寇既铩羽长沙,各战区又胶着不得逞。乃潜师钦州,由龙门港登陆,掩袭邕宁。挟其锋锐进踞昆仑要隘,欲以北捣湖湘,贯通粤汉;西略柳庆,威胁滇黔,兼堵塞我汗缅国际路线之军实来源,
以屈我师,其势涵涵不可遇。迩时余方掌军事委员会委员,长桂林行营,承命布防略以昆仑关乃邕宁门户,关不复即邕不复,
邕不复寇不可 。倭寇袭邕兵力,初为第五师团及二十八师团。
凭关据险,援寇复由粤蜂至。若寇援不断,则关不易克。乃以第三十八集团军所辖第五军之荣誉第一师、新编第二十二师、第二()师,暨第一、第二两补充用,配装甲兵团攻关;第九十二师进七塘、八塘;第九十九进七塘外围跳关,及八塘堵寇奔窜;
第六十六军之一五九师,由永薄转进高田协攻关;第十六集团军遮寇邕饮联络线。部署既定,磨厉以须。初如虎蹲,卒如狮搏计自十二月十八日起,无日不战,无战不烈。凡十数日而关复。
当我军之始攻关也,守寇 固死斗,飞机更番轰炸,侧防火网伺隙扫射,冲锋恒数十百次,终不迫关。寇复纵毒气,相持五昼夜不下。迨我合围之势已成,援寇阻绝;守寇唯仰飞机济弹 。我军连捷,士气大奋扬,乃一鼓聚歼之。寇伤亡五千余人,其第五师团旅团长中村正雄殪焉,关既复,寇谋以杀。末期月邕宁果复。我将士夺关死者且万余人,伤哉!初,将士忠骸丛 关侧山巅,戎马仓皇,仅封而不树。越二年,杜军长聿明始重建墓园、塔、坊,丐余表且铭之。铭曰:东夷猾夏,大邦为仇。繁维多士,克壮其猷。秉忠执义,式曷凶虐。一往无前,神武焯焯。雄关巍峨,狂寇所资。是实我圉,莫惠我师。再接再厉,寇甲崩摧。关山无恙,壮士不归。自古有死,死得其所。气薄云天,血热后土。英灵赫赫,芳草萋萋。千秋视此丰碑。白崇禧。
中华民国二十九年 月 日立石。
国民党军委会特任委员、特派战地党政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军委会(桂林)办公厅主任兼代军事参议院院长李济深在纪念塔中层左侧撰纪战碑文:
  陆军第五军昆仑关阵亡将士纪念塔
昆仑关,雄峙南维,群山环拱,为邕州东北门户,与高峰坳相犄角,邕宾路纵贯南北。路以外,率皆□仄,□□所不□□□□,连陷南宁、高峰,经我节击,至此力已殆尽,为固守偷息计,乃凭险而加坚磊焉。时我大军亦已云集,盖张公发奎方督粤北,规复之策,则由白公崇禧,禀承庙谟以主持之。当以复南宁先克复昆仑,复昆仑必先断敌之援路。于是分大军为三路:西路出武鸣以攻高峰;东路□□据陆屋、灵山;一军自甘棠出水淳,并毁邕钦及以乐诸路,以绝敌援;北路则直薄昆仑□□敌垒。膺斯重寄者,实为第五军,而一五九师暨炮工兵附焉。廿八年已卯冬十二月十八日,三路大军同时并举。西克高峰;东断邕钦;第五军亦一往直前。连下数垒,逐渐合围□□□□□,遂于是月三十一日,克复昆仑关。逾年九月□□九塘,惟以激战过□,伤亡太□□□□调。俾之整补。而南宁之□□□□□□□□□□□□□□复窘于地势□□既难□□□□□□□□□□□□□□□□□□亦尽狡□□□□□□□□□□□□□□□□□□□□□□□并得策应适时,卒使敌援中绝,负偶失势,乃一鼓而下此天险。不仅是褫敌魄,亦且大壮军心矣。夫抗战于斯,未及三年,前此烈迹,固以累累,而冒死攻坚,则斯役尚为先河。然亦由死义前烈忠诚所感,故能夷险一节,万死靡他观感之义,岂不大哉!三十三年五月,第五军详稽往迹,凡其军阵殁之可考者,合官兵三千四百有奇,悉举其忠骨,聚葬于昆仑西侧之阳,并树碑属余为文以彰之。余因是时亦衔命偕陈公诚自韶驻桂抵军次,故知较审。惟成绩已具官书,兹但举其概要而已。呜呼!吾桂自克南宁,四境安堵,优游酣嬉,若不复知兵革之未息者,又将四年,其又孰之所致也?今致力衰疲,险隘尚多,其攻略之艰苦,将更有十倍于昆仑者。望我袍泽闻风激励,亦如斯役之感发忠义,贾勇争先,则夷险之功,必将接武而至,而吾桂人士,亦宜居安思危,不忘所自,砥节戮力,共集大勋,用慰死义之灵,则隆重贞珉,当与雄关并垂不朽矣!
中华民国三十三年五月二十五日
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院长苍梧李济深敬撰并书:
纪念塔北侧,是3座中国军队阵亡将士公墓,公墓下面掩埋着阵亡将士的遗骨。墓台前方竖立着三块花岗岩墓碑,上面刻载着3400多位阵亡将士英名。虽然日久天长,风雨侵蚀,但文字尚依稀可见,有些名字用黑漆描了字划,显得特别突出。这大概是烈士的遗属在祭祀时留下的手笔。